无错小说网 >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 > 第778章 白璟辰:楚儿出什么事了?

第778章 白璟辰:楚儿出什么事了?

无错小说网 www.wcxsw.com,最快更新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最新章节!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时倾澜随意吃了两口早饭,便准备去帝都医院陪蓝楚,今天是她第一次做放化疗。

    但她正要起身时,薄煜城却握住了她的手腕,霸道地将她拉回到椅子上,然后将一杯热牛奶放在她面前,“吃完早餐我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楚儿九点就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七点。”薄煜城嗓音微沉。

    他将女孩的早餐盘也推回到她面前,眉梢轻蹙了下,“听话,先把早餐吃完。”

    时倾澜轻蹙了下眉梢,不情不愿地重新拿起了筷子,白嫩的脸颊微鼓了下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端起热牛奶,低眸轻轻地抿了口。

    薄煜城侧首望着女孩,他很想帮她分担些什么,但终究对医学领域没什么研究,所能做的就是帮她找点资料,照顾好她而已。

    “爷爷这周末七十大寿。”他倏然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时倾澜抬起眼眸望着她,牛奶沾在了她嫣红的唇瓣上,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。

    “七十大寿是要好好庆祝的,等我陪完小楚儿,就去给爷爷挑个礼物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薄煜城轻轻握住她的另外一只手,骨节分明的手指滑入她的指间,与她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让你给爷爷准备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凝眸望着女孩,“我是希望,你可以趁这个机会休息,就当是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每天除了医院和实验室,就是回家搜索资料,这样下去身体要不了多久就垮了,况且她连自己的身体都还没调理好。

    时倾澜轻轻地歪了下脑袋,“好嘛。”

    她仰首将牛奶喝尽,低眸拿起刀叉切割着培根,“所以,薄爷爷大寿有什么安排吗?”

    “爷爷平常喜欢打高尔夫,薄家有个私人高尔夫球场,旁边还有一个私人马场,带你去骑马?”薄煜城眸光柔和地望着女孩。

    时倾澜眼眸微闪了下,“骑马?”

    说起来,她还真有一段时间没骑过马了。

    薄煜城轻轻捏了两下她的小手,“不会骑没关系,我可以骑马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会。”时倾澜似笑非笑的。

    净世阁也有自己的私人马场,她甚至还养了一匹汗血宝马,是最名贵的纯血种,只是后来回国便没再有什么骑马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骑马?”薄煜城的眸光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他有些诧异地看着女孩,虽然早就已经领会过她的厉害,可每次从她身上发掘出新的技能或身份时,还是会忍不住惊讶。

    时倾澜红唇轻翘,“会一点点吧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很少回A国的,跟萧擎他们大多都是线上交流,也没有太多骑马的机会,也不确定自己的这项技能如今是否生疏。

    薄煜城低笑,“没事,我可以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时倾澜巧笑嫣然地应了下来,她加快速度吃完了盘子里最后一枚煎蛋。

    用餐巾轻轻地擦了下唇角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起身迫不及待地去玄关处换了鞋,薄煜城拿起外套便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都医院。

    时倾澜陪着蓝楚做完了放化疗,放化疗的副作用很大,做完之后小姑娘脸蛋都苍白了不少,蹲在厕所里面连着吐了好几回。

    “很难受吗?”她眉梢轻轻地蹙了下。

    见蓝楚趴在洗手池旁,时不时就想吐点酸水出来,她看着心如针扎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蓝楚轻轻地点了两下头。

    小姑娘粉嫩的唇瓣都失了些血色,她拧开水龙头洗了洗嘴巴,又漱了两下口。

    扶着时倾澜的手臂才缓缓地挺直腰板。

    蓝楚白嫩的脸颊微微鼓了下,“没关系,不管多难受我都可以坚持的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,这仅仅才只是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时倾澜有些心疼地望着她,正想将她扶回病房,口袋里面的手机却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接个电话。”她说着便摸出手机。

    但滑开屏幕时她却愣住了,来电显示的那个名字,不禁让她的动作迟疑了几分。

    蓝楚的视线飘过去,恰好也看到了显示在手机屏上的三个字,她轻抿了下唇瓣。

    “结巴。”女孩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如果时倾澜不肯接白璟辰的电话,肯定会让他更加怀疑,那她撒的谎就都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时倾澜沉默片刻后便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摁开了免提,还没等自己说话,白璟辰焦灼的声音却传了出来,“蓝楚到底在哪儿?”

    闻言,时倾澜侧眸望了眼身旁的女孩。

    蓝楚的眼睛清澈如泉,晶莹得让人有些不忍,她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她,摇头。

    “旅游。”时倾澜只能仍然重复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她干脆编得更像了点,“帝大表演系的课最近好请假,刚好F国那边有场时尚走秀,小楚儿一直想进时尚圈,所以就跑过去玩了,还是我给她弄得门票,不然白总去F国找?”

    蓝楚直接给时倾澜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她编理由的时候就只想到旅游两个字,究竟去哪里旅游什么的根本没想过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编,连谎言都听起来可真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白璟辰的嗓音压得极低,他似乎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“她自己去的?”

    “白总,小楚儿的行程我都告诉你了,若她知道我把她给卖了,回来可肯定要吵我的,你若真想找她就自己去F国找吧。”

    时倾澜继续编,“我帮你弄张门票?”

    蓝楚在旁边佩服地鼓掌,不过她没敢发出任何动静,就像个沉默的小海豹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。”但白璟辰仍然很是警惕。

    他继续咄咄逼问道,“楚儿是什么性格的人我们都清楚,她就算对走秀感兴趣,也会缠着让我陪她一起去,绝不可能自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白璟辰一直都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非常大的事情,以至于蓝楚会编这个理由,让时倾澜配合起来瞒着他。

    时倾澜有些无奈地看了蓝楚一眼……

    她已经很尽力地在编谎言了,可白璟辰实在是太了解她,不得不说有时男人的第六感也很可怕,她们谁都不可能永远骗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