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网 > 承包大明 > 第七百章 请讲人话好吗?

第七百章 请讲人话好吗?

作者:南希北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无错小说网 www.wcxsw.com,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郭淡的不满情绪下,一诺牙行的员工开始拼命了,这时候可不能被炒鱿鱼,牙行几乎将所有得人都派去灾区跟灾民商谈租用田地得事宜。

    赵清合他们可一直都在关注此事,哎呦,你这郭淡的吃相可真是难看,连扫地得都给派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这好处决不能让郭淡独占。

    他们也开始疯狂的派人去租土地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如今农产品的行情非常好,土地等于白给,这不下手,更待何时啊!

    大家来势汹汹,如果将他们带去的货币换成棍棒,那就是一群趁火打劫的强盗啊!

    导致这土地都还没有瓜分完,整个灾区就已经是一片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大量的人力开始在田里面清除污泥,重建家园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是拿工钱的,拿钱就得干活,可不能再坐着。

    士大夫们顿时就抑郁了

    这舆论是什么?

    舆论的本质其实就是将百姓变成自己手中的武器。

    而百姓就是人间兵器。

    得人心者得天下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加厉害武器。

    这些读书人肩不能挑,手不能抬,他们骂不死郭淡,他们的最终目的,是要将百姓煽动起来,然后借此向朝廷施压,或者直接想郭淡施压,以此来逼迫郭淡屈服。

    原本一切都非常顺利,但是随着郭淡的土地租用契约出现,情况是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读书人喊着喊着,突然发现没有人响应他们了。

    可不像第一回那样,那些愤怒的百姓都快冲掉赵清合他们的农庄了。

    但同样一件事,情况却是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越喊人越少。

    首先,被郭淡救济的百姓,自然不会骂郭淡,想骂也只能在心里骂。

    其次,没有得到救济的灾民,如今多半成为郭淡和那些大地主的雇农,还没有成为的,也天天盼着一诺牙行的人赶紧来我们村签约。

    最后,至于那些没有受灾的百姓,不但不骂郭淡,反而在心里默默的为郭淡竖起大拇指,大哥,您早就该这么干了。当然,他们可不敢跟读书人作对,只能心里支持,表面上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,将这最后一点,是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卫辉府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甚么?”

    秦庄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管家,道:“开封府要补货?你这是从哪里听来得谣言。开封府灾情比咱们这里还要严重的多,上一批货我都还压着没有发,免得增加郭淡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开封府七成销售终端都在郭淡手里,目前开封府遇灾,这货物送过去,郭淡要是卖不出,他也不好意思啊!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那老管家将一封已经拆开的信递给秦庄,“老爷您看,这是小少爷刚从开封府传来的信,就是问为什么不发货。”

    他孙子秦源目前在一诺学府读书,顺便就管管那边的办事处。

    其余商人也都一样,将自己的儿孙都安排进入一诺学府读书,同时又在那边管事。

    秦庄眨了眨眼,一把将信函夺过来,仔细看了看,惊讶道:“这...这怎么可能?郭淡可真乃神人也。”

    开封府的情况比卫辉府要严重许多,但恢复得速度,似乎比卫辉府快多了,卫辉府的本地经济,都还没有缓过来,而开封府的经济似乎比以前还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这跟谁去讲道理。

    原来开封府大量的百姓,都是自耕农,以及雇农,农产品价格上涨,而商品价格却不变,等于农民手中的钱变多了,他们有余钱可以消费。

    必定就会刺激经济发展。

    虽然郭淡花钱去购买农民手中的农产品,但他主要是把价格炒上去,这不需要花很多钱,因为苏煦他们总得吃饭吧。

    郭淡就是这么狠,你们不买,他都给买了,能送卫辉府的就直接送卫辉府,送不了的就直接送给军营,给将士们吃。

    你要不买,就真没了。

    贵,大家也得买啊!

    而利润等于在农民手中转了个圈,又回到郭淡手里。

    郭淡调集三十万,其实都是用在雇佣农夫种地上面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本来也雇佣不了这么多人,加上周王府也不行,但是由于赵清合他们这些大地主,纷纷效仿他的无偿租地,然后雇佣土地的主人来种地,这分担了他很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不少中小地主,以及一些商人都加入进来,只不过租的多地不多而已,不过他们也就是想分一杯羹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整个灾区得土地就被瓜分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灾民成为了临时雇农。

    然而,郭淡可不是抬着粮食去雇佣他们,而是抬着货币去的。

    灾民拿着这些钱,第一时间就是去买粮食,买菜。

    郭淡说得是廉价劳动力,但是这个廉价不在于把百姓给整死,他算得非常精确,他给的工钱就是吃饭的钱,可真是一分不多,别说买一件衣服,哪怕是去买块尿布,你可能下顿饭就吃不饱了。

    但比起有些官府而言,这其实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有些官府工程,可真是逼得百姓活不下去了,直接跑路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契约中还有一条条例,就是等到丰收季,会根据销售情况,给大家一点点奖金,这也给了大家一个盼头。

    这些自耕农原本是不可能去买粮食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种粮食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都去买粮食,整个农产品的价格立刻稳定下来,如果郭淡不定死得话,其实还能够往上涨。

    这导致整个开封府的农业市场,是变得空前繁荣。

    大量的农产品涌入市场。

    灾区主要集中在开封府的东北部地区,大部分地方还是没有受灾。

    不是说整个开封府突然就没有粮食。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这主要因为郭淡承包这里之后,无形中在这里普及了一条鞭法,七八成是用银子交税,市场上不缺粮食,主要是缺银子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地主,大家都是农夫,手中都是粮食,这粮食卖给谁,虽然私学院经济起来之后,市场有所提升,但是价格并没有上涨。

    家住比较远的地方,挑一担菜跑城里来卖,结果赚不了几个钱,就还不如干得零碎活赚钱,那他们当然就不会愿意跑城里来卖菜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变得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自耕农是疯狂输出自家的农产品。

    当然,主力还是地主。

    他们家里现在都不存货,反正是有多少就卖多少,因为这个契约到明年可就结束,到时价格可能会回落,现在不卖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需求增加了,供应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农业市场自然就变得非常繁荣。

    郭淡要求法院临时批准,在郊外建立各个农业市场。

    这货币是谁扔出来的,当然是郭淡和那些大地主们,对于他们而言,这就是一项投资,他们就在赌番瓜能够种出来,赌粮食明年一定不愁卖,只要赌中了,那就一定赚钱。

    因为土地都是免费租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土地,能够生产多少粮食来啊!

    “崔老先生,这...这文章还发吗?”

    “发?”

    崔有礼呆呆看着印刷作坊派来的人,突然从那人手中夺过自己写得文章,死得粉碎,“发什么发,发什么法,那些愚民个个都是愚不可及,无可救药,老夫再也不会帮他们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他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宝宝心里委屈啊!

    自己出钱出力,为他们说话,结果他们竟然投靠了郭淡。

    这准个什么事啊!

    这一次可真是极大的重创了他的自信。

    即便是输,他也没有想到,会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郭淡一篇文章都没有发,一句反驳得话都没有说,你们尽情骂,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他们花了大力气,不但没有借此控制住开封府,反而惹得许多百姓不开心,我们农夫种地容易么,赚点小钱又怎么呢,你们至于这么穷追猛打吗。

    真是得不偿失啊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南京学府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苏煦不由得苦笑两声,道:“原来弄了半天,那小子是惦记上我们口袋里面钱,真是岂有此理啊!”

    兜兜转转几日,他也终于反应过来,农民赚钱,郭淡赚钱,就他们这一群外来客最痛苦,他们又没有田地,只能拿钱去买,想击败地头蛇并不是那么容易啊。

    “是呀!”

    谈修也是苦笑地直摇头,道:“就说这粮价,你要说贵,倒也不是贵的离谱,大家可能要节省一点,可要说便宜么,确实又比以前贵了不少,让人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不过这郭淡还真是一个鬼才,救个灾,他都能同时使用两套截然相反的政策,还都能取得成功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能再重蹈覆辙了。”

    苏煦直摆手,道:“以后任何有关财政的事务,再也不要插手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!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下人通报,高尚来了。

    苏煦与谈修相觑一眼,面露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高尚便来到屋内。

    双方相互行得一礼。

    苏煦问道:“不知高公公登门造访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高尚回得一礼,又道:“我是受郭淡所托,来跟你们道声一歉,他也知道这粮价上涨,给来此读书的学生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,对此他也很内疚,不过他也没有办法,他都拿了几十万两出来救济灾民。”

    苏煦忙道:“省得,省得,老朽方才还在于谈贤弟谈及此事,对于郭淡的做法,我们都是钦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谈修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位不愧是文坛的泰山北斗,真是胸怀若谷,我就代郭淡向二位道一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高尚拱拱手,又道:“不过二位也请放心,等到恢复之后,郭淡会想办法给予一些贫困学生帮助。”

    苏煦和谈修相觑一眼,眼中尽是苦涩和自嘲。

    他们先前都还在说郭淡惦记他们口袋的钱,哪知郭淡都已经料到他们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真是没劲。

    高尚花了一整日,去各个大学府转悠了一圈,那些士大夫虽然恨极了郭淡,但对他还是客客气气,脸上堆满了痛苦的笑容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“昨日可真是有劳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郭淡向高尚拱手一礼。

    高尚“哎呦”一声,“就这附近转悠一圈,能多有累,我要怪也是怪你早不来信通知一声,害得我还跑去归德府、河南府转悠了一圈,看能不能弄来粮食,不曾想归德府比咱们这里更惨,我那是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当时水患发生后,他负责外事,当时他觉得这时候应该向邻居求援,哪知这一圈下来,粮食没有要到,这事也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错,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郭淡忙道:“下回我一定向高公公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!这话你就见外了,这本也是我分内之事。”高尚乐呵呵道。

    他从郭淡身上捞了不少好处,去年郭淡直接送了他一个大市场,故此他才那么积极得为郭淡分忧,他可不想开封府垮。

    一行人聊着聊着来到门前。

    “姜给事?”

    刚到门前,就遇上姜应鳞。

    姜应鳞毕竟是奉命来调查的,虽然卫辉府已经缓过来,但他也得走个流程,查查账目,四处问问,看看堤坝,查查有没有偷工减料,但他也是尽快赶来开封府。

    姜应鳞问道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郭淡哦了一声:“我打算回京了,这里事务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姜应鳞当即石化了。

    听不懂,你这说得是人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