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网 > 慕林 > 第九百四十八章 警惕

第九百四十八章 警惕

无错小说网 www.wcxsw.com,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节!

    走出燕王府侧门的时候,万太太双腿都软了,面色煞白,几乎整个人都倒在了丫头身上,恨不得直接软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往日万太太见燕王妃岳氏,只觉得对方脾气温和柔软得不象是个皇家贵妇人,对一般官员的家眷也客客气气的,毫无架子,心里还曾经腹诽,没生儿子的女人到底没什么底气,说话都没份量,只能硬撑出个温柔贤惠的架子来唬人,好挣个美名,才能保得住王妃的身份了,因此她心里一直都对燕王妃有几分轻视。

    可今日,万太太才知道,人家燕王妃脾气好,对下面的人客客气气,那是人家王妃有涵养!等到人家燕王妃懒得跟你讲究涵养的时候,你就知道什么叫作藩王妃的威严了!就算燕王妃一直是温柔婉约的脾气又如何?人家是王妃,嘴里说出来的话,就能决定你的生死前程,犯得着发脾气么?人家不累呀?!

    万太太此刻心中无比的后悔。她真的只是随便写写家书罢了,根本就没想过这事儿能犯什么忌讳,竟然就成了燕王妃口中“违抗圣旨、私泄机密”的大罪了!燕王妃当日确实有命,不许参加茶会的官眷们对外泄露王子萧瑞的真实身份,可也松口准许众人,把这件事告知各家当家的男人呀?!万太太觉得,自家婆婆也是当家人,她把这件事告诉婆婆,并没有违逆谁的旨意。她只后悔不该在信里多说那几句不该说的话,还让婆婆叫家里人尽快与三皇子划清界限,又要为了谢家与未来燕王世子的婚约,想把女儿嫁到谢家去,请婆婆设法破坏谢显之正在议的亲事。

    老天作证!她是真不知道谢显之正在相看的,是永宁长公主的千金呀!

    文氏从头到尾就没透露过对方是哪一家,她私下寻人打听,也只推断出是京城的官宦人家,哪里知道是永宁长公主与驸马的幺女呢?!若是知道,她断不会打谢显之的主意,顶多只会在谢谨之身上下功夫!这都是文氏的错,有机会与长公主联姻,为何闭口不谈?!

    万太太气呼呼地在心里抱怨几句,旋即又想到,亲事还未议定,谁敢把这种大事往外说?文氏不提,固然没把她当成自己人,可也没什么可叫人指谪的地方。就算她跑去找文氏质问,这种话也说不出口呀?文氏还不知道她有破坏谢显之亲事的打算呢,她当然不能主动向苦主招认。

    万太太只觉得心里苦涩又憋闷,却无处倾诉,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今日燕王妃把那些人证、物证摆在她面前,指责她不遵命令,私自泄密,差一点儿就坏了皇上的大事,为此还要惩罚她。接下来这一年,她都别想出席燕王府举办的各种宴席、聚会场合了,就算不是燕王府做东道的场合,人家燕王妃也不乐意见到她。这一次两次也就罢了,时间长了,外人岂能没有察觉?万一有什么不好的传言流传开来,叫她日后如何在北平城的官眷圈子里立足?!只怕连带丈夫、儿女,都要跟着丢脸了!一旦消息传回京城,就连婆家平昌侯府,也要跟着丢脸!

    婆婆本来就不大待见自己,大房、二房的妯娌也与她不和,若知道她又惹了新的麻烦,连累家中,还不知会如何挤兑她呢?!日后她在万家,只怕就真真没有立足之地了!

    万太太面色灰败,欲哭无泪。扶着她的丫头要一边竭尽全力扶住主母,一边四处张望着寻找可以搭乘的马车。今日她们主仆是坐着燕王府的马车过来的,如今要走了,却不见燕王府有所安排,总不能一路走回去吧?可王府前的大街上一片寂静,压根儿就没有车夫可雇。再回头看看主母万太太,也不象是能支撑到下一个街口的模样,那丫头也忍不住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艰难的时刻,万三少爷万隆驾驶着一辆马车赶到了,在丫头眼里,简直就象是从天而降的英雄一般。她忍不住哽咽着喊了一声:“三少爷!”万隆连忙停好马车,迎上去搀住了嫡母,就要把万太太送到马车上去。

    万太太素来厌恶万隆,这时候心情正糟糕,下意识地就想要劈头骂过去,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——她还记得这里是燕王府的侧门,有守门的婆子盯着,若是有什么失礼之举,叫人报到燕王妃面前,燕王妃定会对她更加厌恶,这叫她还怎么想办法为自己说情,讨好燕王妃饶恕她的罪过?

    不能当众发作,万太太对万隆也没好声气。她把万隆推开,不想让他搀扶自己,仍旧倚着丫头走路,嘴里还小声骂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难不成你早就知道王妃发作我的事了?为何不早些回家来报信?!你这是存心要看我出丑吧?!”

    万隆露出难过的表情,低头道:“太太误会了。是王府里一位嬷嬷给儿子捎话,儿子才知道您进了王府的。那位嬷嬷说,您去王妃那儿,可能讨不了好,估计出来时连马车都没有,叫儿子想法子弄辆车接您回去,儿子才赶紧过来的。儿子真不知道王妃娘娘为何要生您的气,回头儿子再想办法打听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打听!”万太太还能叫眼中钉知道自己的把柄?忙厉声喝令,“这件事你就别过问了,横竖不与你相干!”

    万隆一副乖巧的模样,答应下来,便又要扶着万太太上车。

    万太太避开他的手,径自扶着丫头上了马车。才进车厢,她就感觉到了不同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外头看着不显眼,其实用料和做工都是上好的,车厢里头的布置、摆设还挺讲究,又收拾得整洁雅致,更象是官宦人家女眷用的东西,还不是一般的官宦人家能使的。这绝对不是随便能从外头雇到的马车。

    万太太便问万隆:“这车是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万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儿子从王府里借来的。太太放心,这车是干净的,不是仆妇用的东西,是郡主奶嬷嬷平日里出府用的车,今儿正好闲置。儿子同那位奶嬷嬷的儿子有些交情,才把车借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万太太冷笑:“你还挺有手段,竟然连郡主身边的人,都叫你搭上了!”

    万隆一脸的腼腆:“太太误会了。儿子跟那位奶嬷嬷的儿子真的挺投缘,又在一处当差,自然而然就交好了。上回郡主有赏赐下来,这位兄弟还特地给儿子送了一份呢,说下回郡主出门时,可以叫儿子一块儿做随从,也让儿子在贵人面前多露露脸。儿子想着这是好事,正要回禀老爷呢。”

    万太太面色微微一变,看向万隆的目光变得格外警惕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