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错小说网 > 重生暖婚:薄少的掌心娇宠 > 第465章 原来是你

第465章 原来是你

无错小说网 www.wcxsw.com,最快更新重生暖婚:薄少的掌心娇宠最新章节!

    监控画面上,她和林安安离开后,约莫过了半小时,一个女人穿着酒店的衣着鬼鬼祟祟的打开了迟沐晚的房间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上带着口罩,头上戴着帽子,大概很清楚监控的角度,每个画面都没能拍摄到她的正面。

    加上监控画面的距离,根本辨别不出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迟沐晚滑动着鼠标,顺便又看了电梯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对方特别谨慎聪明,进入电梯后,一直低垂着头,所以正脸没有拍摄到。

    迟沐晚看完视频后,脸色不是很好看,目光落向看守监控的人,“你负责看守监控,有人进来,你都没有感觉到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摇了摇头,“当时特别困,有种特别好闻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听到这里,环顾四周,没有发现可疑之物。

    她调出监控室周围的监控,终于在一处死角的地方,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迟沐晚看着画面上的女人,眉头狠狠的蹙了蹙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之前在电梯门口遇见的女人,竟然会出现在画面上。

    迟沐晚转头望向酒店经理,“这个女人和赫连秋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酒店经理盯着视频看了两眼,摇头:“我这就让前台的人过来辨认。”

    在等前台的人过来前,迟沐晚顺道看了一眼酒店泳池附近的视频。

    画面上,赫连秋出现后,一直盯着她的方向,而在不远处的躺椅上,有个人一直在那里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看似拍摄风景,实则对着她的方向拍摄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迟沐晚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观看视频的时候,薄西琛的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在那里?”

    薄西琛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,隐约间还能听出言语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在酒店,我遇见了赫连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迟沐晚愣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,“老公,你收到照片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迟沐晚勾唇一笑:“原本还不是很能确定,不过现在基本确定了,对方这是想挑拨离间我们夫妻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酒店了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监控室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迟沐晚又调出了酒店大堂的监控。

    然后黑进了酒店的系统,查询了赫连秋入住的时间和房间号,却只有一个人的入住信息。

    前台的工作人员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经理,您找我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笑着说,“是我找你,帮我辨别一下这两人是否一起进酒店入住的?”

    前台工作人员看了监控上女人的照片,想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一起入住的,当时我印象特别深刻,因为这两人好像正在吵架,男人一直哄着女人,这女人还爱答不理,说什么让男人好好想想,要不要帮她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俩没有住一间房?”

    前台点头,“是,没有一起住,女人让男人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起身站起来,“回去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便看见薄西琛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迟沐晚将酒店房间和监控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薄西琛。

    “有人偷偷潜入我们房间,在我们的卧室放那种东西?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信任我,生气离开,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上前握住男人的手,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,我们的感情可是经历过生死,如果我不信你,还能信谁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,可她挑拨你我的意图很明显。”

    薄西琛顾不得有旁人在,紧紧的抱住迟沐晚。

    经理连忙带着其他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们先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新换的房间,林安安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薄总,少夫人,那个女人出去后便去了一家咖啡厅喝晚茶,然后回到酒店,没有任何的不妥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冷笑一声,“果然做事滴水不漏,我想你应该被她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监控画面上来看,她显然经过训练,反侦查能力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也只是凭靠猜测,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看来,我们得去会一会这对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迟沐晚和薄西琛一同来到赫连秋的房门口。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赫连秋应该是刚洗澡完,此刻正穿着睡衣。

    “薄总,薄少夫人,有事?”

    薄西琛冷冷道:“给你十分钟,楼下咖啡厅见,带上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要见见这个躲在赫连秋背后的女人。

    咖啡厅。

    迟沐晚望着对面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女人,唇角微扬,“赫连夫人,你之前对我说,好久不见,我想了好久,都不曾见过你。不知那句好久不见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女人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向薄西琛,然后倚靠在赫连秋身上,巧笑嫣然,浑身散发着风情。

    “薄少夫人忘记我这个不起眼的人物,很正常,不知薄总可曾记得我?”

    薄西琛目光淡漠而疏离的睨了女人一眼,声音冰冷而凉薄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,你谁?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,脸色蓦地顿住,眼底的悲伤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然后笑了起来,“也是,薄总这样的人,怎么会记得我?”

    薄西琛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异样,神色慵懒,握着迟沐晚的手指把玩着,一字一顿道:“赫连秋,如果我调查的没出错的话,赫连家和薄家没有任何的交集,你这么针对薄家,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赫连秋被质问得一愣,随即开口:“只是想分一杯羹而已,薄总何必介怀,商场如战场,这种事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  “是吗?赫连家在国外发展的好好的,你想来国内,也得看我薄家同不同意,我约你见面,就是为了告诉你,你的手伸得太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泳池照片的事,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薄西琛的下场,还有管好你的女人,胆敢将手伸到我女人的身上,我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赫连秋闻言,眼底闪过异样,视线下意识的扫向身旁的女人。

    迟沐晚没有错过赫连秋的眼神,她一直盯着女人看,越看越觉得自己见过。

    她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女人的记忆,突然冷笑起来,“原来是你。”